四肖期期准免费

大公產品

首頁 > 藝文 > 正文

?改詩之仇/蓬 山

時間:2019-02-23 03:18:19來源:大公報

  詩人邵燕祥總結創作心路時曾說過:「詩是詩人的生命之花,是用自己的心血、用精神、用生命澆灌的。」因之,詩人常把作品當作命根子,不容玷污詆毀。

  唐代詩人楊衡最珍視的一句詩是「一一鶴聲飛上天」,時常吟詠,孤芳自賞,以「鶴聲」比喻自己詩作高潔,聲韻響徹雲霄。有人剽竊楊衡的詩文而科舉登第,恰好楊衡也高中,冤家路窄。楊衡盛怒質問:「一一鶴聲飛上天,在否?」該文抄公倒也十分機敏,回答說:「此句知兄最惜,不敢偷。」楊衡方才轉怒為笑說:「若是,猶可恕也。」

  當然,全文照搬的是少數,更多的是摘抄一二佳句。有些屬「複製黏貼」,投機取巧;有些則是青出於藍,別有氣象。知名的例子如王勃「落霞與孤鶩齊飛,秋水共長天一色」,脫胎於南北朝庾信《馬射賦》中的「落花與芝蓋同飛,楊柳共春旗一色」。句式上如出一轍,但一春一秋,一晝一暮。庾文浮麗華彩,王文慷慨感嘆,千百年來被無數後來者引為知音共鳴。

  庾信的「粉絲」不止王勃,杜甫也是。杜詩「薄雲巖際宿,孤月浪中翻」,就出自庾詩「白雲巖際出,清月波中上」。楊萬里認為,「作者不及述者」,也就是述者杜甫,將作者庾信的詩昇華到了新境界。

  不過,也有惡意改詩,對原作者進行人身攻擊的。王穉登是明代中晚期江南文壇巨擘,但與同鄉周天球不睦。兩人都是書法大家,互相鄙視。王奚落周書為「蚯蚓拖泥」,周嘲笑王書為「螳螂打拱」。

  王穉登在北京參加內閣考試時作了詠紫牡丹詩,內有一句:「色借相公袍上紫,香分天子殿中煙。」既寫實,又應景,相當精巧,極為大學士袁煒嘉賞。周天球知道後,故意將「袍」改為諧音「脬」,「殿」改為「屁」,頓時點金成鐵,極盡戲謔譏諷。王穉登憤甚,兩人遂成深仇。平心而論,周天球此舉確實有失雅厚了。

最新要聞

最新要聞

最受歡迎

四肖期期准免费 捕鱼游2019微信提现的 3d绝密顶尖规律和值 100万刮刮奖图片 有财神捕鱼的棋牌 排列三杀一码高手 北京pk10单吊一码预测 时时彩大小单双2期计划 3d2011318期6码预测 牌九至尊大还是双天 下载红码管家